麋方—持续做梦中

【回家.】
感谢喜欢
不胜欢喜

【安金】欲望无垠

<是给狗子的生日贺文,字数1700  @Doggy

<<文笔极其拙劣

<<<前方巨型ooc注意!

<<<<是黑安,但被我写崩了

<<<<<结尾的那辆车我以后可能会补(基本不可能,别抱希望)

<<<<<<别ky,乖,只要不ky你就还是我的小宝贝









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但床边背对着自己坐着的人他却无比熟悉。

——安迷修。


金的后脑处还保留着撞击的疼痛感,他反射性的去触摸后脑疼痛感的来源,快要碰到的时候却传来了一阵更强烈的疼痛,神经的疼痛令他不适的发出了一声痛呼。

“嘶……”

不大不小的声音让安迷修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回过身就看到了金,轻薄的空调被随着他的动作而滑落,露出白皙的身体,少年略显稚嫩的肉体上肌肉的线条流畅而美好。

真是诱人啊。
安迷修想着。

如果自己没有把他藏起来,那么一定会有更多人看到他,然后就会和他一样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少年。那时候,就肯定会有更多人来和自己抢他了。

想到这里安迷修的神情突然变得晦暗而冰冷,但却很快就挂上了与平时一般无二的温柔的笑容。

还好,自己已经把他藏起来了,从现在开始,少年的身边就只会有自己一个人,也只会用那双碧蓝的眼眸注视着自己,再也不会看向其他人。

想到这,安迷修嘴角扬起的弧度变得更大了些。


安迷修走到金的身边,担忧的看向金,关切的询问道。

“王子殿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金看向安迷修,对方关切的眼神是如此真切,那双碧绿的眼眸仿佛四月的微风,又仿佛一汪春水,里面夹杂的,是万物的生机。

安迷修长相本就俊美,做出如此的表情更是让人动容,他撇起的眉头看上去满是愁绪,让人不禁想伸出手去抚平。

“其他都还好,就是头有点痛。对了安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金如实回答了自己的不适,并询问了他自从醒来就很在意的问题。

“王子殿下你在路上受到了敌人的袭击,在下刚好路过就把你救下来了,因为你的伤还没好所以还需要在这里再居住一段时间。”安迷修说出了自己早就想好的回答。

“是这样啊……很感谢安哥你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金若有所思的点头,抬起头向安迷修笑了一下,少年绽放的笑容纯净而美好,让安迷修微微愣神。

“报答什么,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安迷修失笑,抬起头揉了揉少年触感甚好的金发。

很快,就不只是“朋友”的关系了啊。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金觉得自己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于是在和安迷修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想了想便开口道:

“安哥,我觉得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安迷修却恍若未闻,继续给金夹菜。

金只当他是没听清,好脾气的想再说一遍。

“安哥……”还没说完安迷修便开口了。

“金,你刚才说什么?”安迷修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微笑的看向金,金并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对自己称呼的变化。

“啊我想说的是我的伤已经好了也应该回去了,不然格瑞他们会担心(的)……”

“就不能再待几天吗?”安迷修有些惋惜的低下头。

“可是……”金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安迷修突然说:“算了,你走吧。”

“啊……啊好,那我走了,安哥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啊啊,果然还是不行吗,在你的心里,我果然没有那群人重要啊。为什么你心里最重要的人不是我呢?明明我才应该是你最重视的那个!

不行,不可以!不能让他走,不能让他走,他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行,你不能走!

金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后颈突然被人打了一下。金浑身一软,视线变得模糊,随后就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安迷修看着少年倒下的身影,突然勾起唇笑了。

是的,早就该这样的,早就应该用这样的方式来留住少年的。明明这样做才是正确的。只有这样,他才不会离开自己去别人那里。

安迷修将金抱到床上,贪婪的呼吸着少年周身的空气。安迷修用双手撑着床,痴迷的看着在自己身下的金,用指尖划过少年的每一寸肌肤。


拥有少年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金是被安迷修吻醒的。

他感觉口腔里有东西在扫荡,那个东西把他口腔里的一切都舔舐了一遍,然后不厌其烦的重复这个过程。

金睁开眼,看见一张被放大了的熟悉的脸,正是安迷修。

安迷修看见他醒了,才不情不愿的从他的口腔里退出去。

“王子殿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熟悉的话语从安迷修口里吐出,他的神情也是一如既
往的温柔,金却敏感的发现安迷修的眼里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但到底是什么不一样了,金说不清楚。

“王子殿下你一定饿了吧,我带了吃的来。”安迷修开口,安迷修看向那个在床头柜放着的一碗粥。

“啊……嗯。”金有些愣神的开口,刚才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他回不过神来。

安迷修将粥含在嘴里,嘴对嘴的给金渡了过去。

金惊讶的睁大眼睛,嘴唇动了几下想说些什么却被淹没在安迷修的嘴里。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金感受着安迷修在他的口腔里肆虐,但是口腔里的空气被掠夺使他浑身无力。

在安迷修终于离开的时候,金只能靠在安迷修身上急促的喘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金迟疑的开口,他已经确定一切都是安迷修所为,包括之前的“被袭击”。

“待在我身边不好吗,为什么要去别人那里呢?你明明有我就足够了不是吗?”安迷修开口,温柔的语气不变,可是配上他的表情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吧。”

……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