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方

【我不痛不痒,也请不问归期】
感谢喜欢
不胜欢喜

QQ转过了,lof也不能落下


原来筱五不在了,肖芜还在啊,可以,这个操作我很服气。

我们现在有多恨你,我们原来就有多爱你。

我们的悲伤是你获得快乐的保障,尽己所能说出的希望能温暖你的话语原来只是个笑话。
希望你坟墓的荒草越长越高,最终由一个用烂了的ID—筱五,腐败成一个新的肖芜。
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
原来我们一直都活在谎言里。
希望你不堪的灵魂在我们的话语以及每个阴冷的黑夜里都能被蚂蚁啃食。
希望我们的醒悟能够在荡穿你腐烂的心脏。
—在每一个我们会想起你的时候。
以上,致我们曾经深爱的筱五。
哦不,应该叫肖芜了。
吱吱吱:

挂一个骗子吧。

震惊!妹子扬言每天都在自己的坟前扫墓!(感谢某笨熊熊友情提供标题)

首先,先对来tag找粮的姑娘说声对不起,很抱歉打搅了你们磕粮的心情,tag挂满两天就会去除(鞠躬)

一个无理的请求,请小姐姐们耐心看完长条,也请肖芜太太读完。

补一个挂了的4p:图片

长条主人公 @肖芜【想扩列】

至于为什么用小号发,因为大号吃的粮杂,写的粮也杂,所以不太方便。

致歉。


齐屠是被官方承认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妹们冲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为一个兰溪人果然还是要看昨日青空!

真的是太棒了!

兰溪人无比骄傲嘻嘻嘻

另外齐屠真是无敌好磕!!!

齐屠那张是我拍斜了不是他们的问题!他们真的好到爆炸!

凹凸第三季要来了
我对凹凸的兴趣也要回来了

以后又要开始一个all金cp亿米滤镜的挖糖党日常了

所以


都tm给我磕all金!

【安金】欲望无垠

<是给狗子的生日贺文,字数1700  @Doggy

<<文笔极其拙劣

<<<前方巨型ooc注意!

<<<<是黑安,但被我写崩了

<<<<<结尾的那辆车我以后可能会补(基本不可能,别抱希望)

<<<<<<别ky,乖,只要不ky你就还是我的小宝贝









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但床边背对着自己坐着的人他却无比熟悉。

——安迷修。


金的后脑处还保留着撞击的疼痛感,他反射性的去触摸后脑疼痛感的来源,快要碰到的时候却传来了一阵更强烈的疼痛,神经的疼痛令他不适的发出了一声痛呼。

“嘶……”

不大不小的声音让安迷修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回过身就看到了金,轻薄的空调被随着他的动作而滑落,露出白皙的身体,少年略显稚嫩的肉体上肌肉的线条流畅而美好。

真是诱人啊。
安迷修想着。

如果自己没有把他藏起来,那么一定会有更多人看到他,然后就会和他一样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少年。那时候,就肯定会有更多人来和自己抢他了。

想到这里安迷修的神情突然变得晦暗而冰冷,但却很快就挂上了与平时一般无二的温柔的笑容。

还好,自己已经把他藏起来了,从现在开始,少年的身边就只会有自己一个人,也只会用那双碧蓝的眼眸注视着自己,再也不会看向其他人。

想到这,安迷修嘴角扬起的弧度变得更大了些。


安迷修走到金的身边,担忧的看向金,关切的询问道。

“王子殿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金看向安迷修,对方关切的眼神是如此真切,那双碧绿的眼眸仿佛四月的微风,又仿佛一汪春水,里面夹杂的,是万物的生机。

安迷修长相本就俊美,做出如此的表情更是让人动容,他撇起的眉头看上去满是愁绪,让人不禁想伸出手去抚平。

“其他都还好,就是头有点痛。对了安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金如实回答了自己的不适,并询问了他自从醒来就很在意的问题。

“王子殿下你在路上受到了敌人的袭击,在下刚好路过就把你救下来了,因为你的伤还没好所以还需要在这里再居住一段时间。”安迷修说出了自己早就想好的回答。

“是这样啊……很感谢安哥你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金若有所思的点头,抬起头向安迷修笑了一下,少年绽放的笑容纯净而美好,让安迷修微微愣神。

“报答什么,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安迷修失笑,抬起头揉了揉少年触感甚好的金发。

很快,就不只是“朋友”的关系了啊。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金觉得自己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于是在和安迷修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想了想便开口道:

“安哥,我觉得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安迷修却恍若未闻,继续给金夹菜。

金只当他是没听清,好脾气的想再说一遍。

“安哥……”还没说完安迷修便开口了。

“金,你刚才说什么?”安迷修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微笑的看向金,金并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对自己称呼的变化。

“啊我想说的是我的伤已经好了也应该回去了,不然格瑞他们会担心(的)……”

“就不能再待几天吗?”安迷修有些惋惜的低下头。

“可是……”金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安迷修突然说:“算了,你走吧。”

“啊……啊好,那我走了,安哥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啊啊,果然还是不行吗,在你的心里,我果然没有那群人重要啊。为什么你心里最重要的人不是我呢?明明我才应该是你最重视的那个!

不行,不可以!不能让他走,不能让他走,他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行,你不能走!

金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后颈突然被人打了一下。金浑身一软,视线变得模糊,随后就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安迷修看着少年倒下的身影,突然勾起唇笑了。

是的,早就该这样的,早就应该用这样的方式来留住少年的。明明这样做才是正确的。只有这样,他才不会离开自己去别人那里。

安迷修将金抱到床上,贪婪的呼吸着少年周身的空气。安迷修用双手撑着床,痴迷的看着在自己身下的金,用指尖划过少年的每一寸肌肤。


拥有少年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金是被安迷修吻醒的。

他感觉口腔里有东西在扫荡,那个东西把他口腔里的一切都舔舐了一遍,然后不厌其烦的重复这个过程。

金睁开眼,看见一张被放大了的熟悉的脸,正是安迷修。

安迷修看见他醒了,才不情不愿的从他的口腔里退出去。

“王子殿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熟悉的话语从安迷修口里吐出,他的神情也是一如既
往的温柔,金却敏感的发现安迷修的眼里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但到底是什么不一样了,金说不清楚。

“王子殿下你一定饿了吧,我带了吃的来。”安迷修开口,安迷修看向那个在床头柜放着的一碗粥。

“啊……嗯。”金有些愣神的开口,刚才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他回不过神来。

安迷修将粥含在嘴里,嘴对嘴的给金渡了过去。

金惊讶的睁大眼睛,嘴唇动了几下想说些什么却被淹没在安迷修的嘴里。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金感受着安迷修在他的口腔里肆虐,但是口腔里的空气被掠夺使他浑身无力。

在安迷修终于离开的时候,金只能靠在安迷修身上急促的喘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金迟疑的开口,他已经确定一切都是安迷修所为,包括之前的“被袭击”。

“待在我身边不好吗,为什么要去别人那里呢?你明明有我就足够了不是吗?”安迷修开口,温柔的语气不变,可是配上他的表情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吧。”

……

安利天使!

ballball你们看看这个天使!

这是什么天使啊

真的,天使要向全世界安利!

你超棒的,
所以不要在再难过啦,
我们都在呢 @筱五

雷狮看着窗外的雨珠从玻璃上划下,一滴滴细小的雨珠逐渐汇聚、成型,最后变成一颗水滴,从窗边掉落在地上变成粉碎的形状。

啊啊,多么像是一颗心逐渐失去生机的过程。

啧,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雷狮不悦的想着,眉心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也互相绞在一起。

这种状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啊,大概是从那个金发少年的离去开始的吧。

去漫展的收获!
四号的漫展我现在才整理😂
然后其实我没买特别多东西,因为没钱……
胶带,明信片和便利贴都是我自己买哒(总共花了90的样子
然后勋章,有着签售的明信片和印象画都是玉簪给我的,特别感谢!@玉簪味炒饼
书是小七给我哒 @泫泣
特别感谢你们!!
你们都超棒的!!

【雷金】我也曾以为这世界美好到不像话

#一句话灵感
#我已经退化成了段子写手了✔
#安哥你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
#看过之后就忘了我吧,因为我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更了♪
#别让我想起我的日更flag

我也曾以为这世界美到不像话

雷狮出生在皇室,这个金知道。
但金不知道雷狮在皇室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是怎样摸爬滚打地生存下来的

但事实上,雷狮也不会让金知道。

原因无他,只是雷狮不想让这个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少年心疼

因为幼时的经历,雷狮心智成熟的早

所以在凹凸大赛时听到安迷修的天真发言时才会发出不屑的嗤笑:真是天真,他以为这里是什么?为弱者举办的募捐活动吗?可笑

这强烈到令人不舒服的正义感,正是雷狮看不惯安迷修的原因

其实按照雷狮的角度来看,金其实和安迷修是一样的,都坚持着自己心中的正义,并为之努力着

但出奇的,雷狮并不讨厌金

也许是因为看到金就让雷狮想起自己懵懂无知、以为这世界无比美好的儿时

出于这个原因,雷狮偶尔也会护着金

但他没想到这对于他来说举手之劳的帮助,却收获了令他震惊的磅礴的善意和感谢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雷狮不知何时沦陷在了少年毫无杂质并且一如往常的干净透彻的笑容里

于是雷狮在某一天,尝试着和金告白了

“喂,小鬼,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雷狮。”

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雷狮刚想要回答

“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哦雷狮!”

却又收到了这样一句话,刚刚抬起的手有些挫败的放下去

于是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雷狮按照金的脑回路想想其实也是情理之中,金现在不明白也是正常的

虽然这次没有成功,但我可不会轻易放弃的,小鬼

雷狮看着金向自己跑来的身影暗暗勾起嘴角

不明白也没关系,反正迟早你会懂的

不过,我会保护你,起码让这世界在你的眼中一直是美好的

我们,来日方长

记梗

芭比公主梗
金是公主,女装大佬(雾)
然后安迷修是守护金的骑士
在一次事件中发现了金女装大佬的身份
(当然有其他人的参与,哎嘿)
安迷修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
开始了追金的漫漫长路